2008年9月9日 星期二

面對他,接受他;處理他,放下他

泡了一杯咖啡,坐在電腦前,疲憊的坐下。手指蠢蠢欲動,想代替勞累的嘴巴寫下心得。

終於九月的生活費有了著落,我現在負責教某高職部的物理,一個禮拜10堂課,一個月薪水少少的13000;如果是剛畢業的我一定看不起這價錢,不過現在的情況真的很不好,找不到好工作,兼差還是得過活。

上這些小朋友的物理課,是我第一次上高職學生的課,也可以說是我第一次了解到有這樣的學生存在,也是著調適自己教學的步調跟心情,來面對這些孩子們。技職體系,對我們一路念研究所上來的人有點無法想像,當兵的時候也是被這些技職畢業的王八蛋弄得七葷八素;不過,在真正當他們的老師的時候,才發現這當中的差異其實早在他們國中的時候就註定了。

來學校的目的,不是讀書;讀書似乎不是任何事情的目的,這一點一直當好學生的我似乎很是困惑:如果不想讀書,那來學校幹嘛?
基礎物理,裡面的內容遠比國中理化要簡單,對我的衝擊頗大...對我而言我反而有點慌張,究竟我照著課本教,能不能夠讓他們應付將來生大學的考試?不過,這也不是他們會去擔心的事情,雖然一樣在學校,身份一樣是學生,我的經驗在這裡似乎完全不適用。

所以,我們認真唸書,上大學念研究所拿到碩士博士學位好像真的是笨蛋。我看了太多技職體系畢業後發展比我們好太多的人,一些亂七八糟的科大畢業生也可以來考成大的博班,可以上的原因竟然是:「博班招不到人!」

這些亂七八糟的思緒組合在我的腦袋裡。我回想起,我是一個如此叛逆又不想唸書的人,我只想念我有興趣的書,關於國文、歷史地理我一點也不願意花時間讀。我熱愛物理,國中的時候問老師問題問到超出國中範圍,老師只好告訴我,你很有潛力,到高中去再好好的鑽研!

為了可以考上一中,我報考了人間煉獄的重考班。毒打的壓力是很大的,台中市所有買得到的參考書、題目我幾乎都做過了,經過了魔鬼般的洗禮,我順利的上了一中。我認為,我就是可以像普朗克一樣的大物理學家一樣,我熱愛近代物理,不過高中發生了很多不如意的事情,我沒有把心力放在課業上;考前的努力,我只上了東海物理系。我超高興的,因為我念到了我夢寐以求的物理系耶!我可以做我的天文夢了!

不過事與願違,第一個學期我的普物竟然因為計算錯誤太多,我竟被二一退學了!其他每天夜夜打電動的同學用猜的還可以嗨啪,搖搖頭,真是運氣不好。

因此又再次進入重考的命運...家人建議不要念理學院,因為未來不好找出路。不過在我小小的腦袋裡時在想不出自己除了當大學教授之外可以做什麼職業!因此把目標放在台大資工系。由於受過一學期大學物理的洗禮,高中三年的物理我三個月就全部念完了,模擬考題多半也都有70分,於是我把火力全部都放在我最害怕的數學跟化學。結果我苦練了三個月的數學跟化學,卻忽略了考前再把物理看一遍,沒想到我最拿手的物理,考前竟然忘得一乾二淨!我是二類組的,我的生物用猜的也猜了45分,還過了低標!我的物理既然考了可憐的42分...別說台大資工了,我連台大畜牧都沒上,最後是上了成大地科。念理學院,似乎是命中注定。

念不到成大物理,成大地科也有很多物理相關的部份,這也激起了我熱烈的興趣,於是我開始深入地球物理,接觸地震學,地球內部物理等等。我還是認為自己可以順利的當大學教授;因為我的程度遠遠的比很多研究生來得強。
研究所考試,當然台大落榜,我跟台大就從此無緣了。不過成大這邊倒是傳來好消息,我不但上成大地科所,還是第一名錄取,在一次堅定的相信我所預期的這條路是志在必得。我連暑假都沒有,錄取後就直接進入研究室開始埋頭苦幹,努力的學三維重新定位、學如何用focmec來做震源機制,學如何用zmap搭配matlab做應力反演,如何用這些結果來做科學描述。不過,研究所的日子對我來說每天都是挫折,老師也不管,也不願意參與討論,我不能問老師問題,老師講的概念極其模糊,我甚至不知道老師要表達的意義究竟是什麼,總之老師就是很忙,無論你聽懂不懂,反正下次就是要生出來就對了。我從模糊變成困惑,到最後要畢業前,才發現老師根本就是打算要留我:事前要我去台大找胡植慶老師這麼多趟,只是為了要知道如何解決這個問題,要我留下來多做一年的數值模擬。

做研究,應該是辛苦,而不是那麼的痛苦。一個研究沒有設定深度跟廣度,沒有設定邊界,就照老師的想法一直無條件做下去,能夠如期畢業還真是老師的慈悲!從那時開始,我就不再對於我能當大學教授有任何的期待了。我這兩年花太多時間在猜老師到底要什麼,花太多時間在分析資料,對於領域內其他人的精闢見解並沒有辦法深入的了解;一個研究生失去了自己在該領域的自信,意味著他研究生涯的終結...我在也沒有力氣去探究我能去做哪些有趣的研究,寫哪些有用的程式...我只想畢業,我只想離開。

當兵進入日新山莊又是另一個悲劇的開始。那裡的人,不但素質低,連品德都低,我這個異類每天都過得生不如死,到最後我甚只想藉由分析到底跟饒瑞均比較慘還是在台南監獄當兵比較慘,藉以轉移注意力。結果當然是...都很慘。至少退伍後,能夠保住老命的離開那個地方,我很珍惜生命;我不要再過這種爆肝又沒有成就感的研究生的生活,我只想趕快有經濟能力,有個家,安定下來。不過,事與願違。

我不介意找地質或是地震類的工作,不過台灣重北輕南是很嚴重的,南部就像是被放逐的地方,所有重要的研究機構全部都在台北;我是個討厭擁擠討厭排隊的人,我實在很難接受到處都是人跟車的台北,我不想吃一頓飯就要150以上,也不想要租一個只是睡覺的房間卻要一個月花12000!住在台北,真是瘋了。

所以,我失業了。現在的我=從前那個認真唸書的小孩=認為自己會當大學教授的學生,不過他非但不是大學教授,他還是個失業又娶不起老婆的可憐蟲。我唯一的成就感,大概就是我的電腦是linux,敲敲打打的介面跟人家的不一樣,以及我從前認真唸書的結果,只要給我講台,我數學物理化學英文都能教。

所以念得碩士又如何呢?這麼認真唸書又得到什麼呢?我望著天空,覺得自己的運氣真是糟得不得了!沒有工作真的很悶,有時候回想起自己的一生,真不知道究竟哪一步出錯了,怎落得如此悲慘的下場,朋友不敢聯絡,有委屈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完全就是一個潰敗的人生,唉,怎麼會這樣呢?

突然想起聖嚴師父一直諄諄告誡我們的:遇到境界時,要「面對他、接受他;處理他、放下他」。人有千百種命運,冷門科系加上運氣不好,造成這樣的結果;不妨趁著失業的這段時間好好的考上證照,累積自己的實力;有這麼多人轉行成功,我是個這麼努力的人,別氣餒,我一定可以闖出一片天!

2 則留言:

shutzu tsai 提到...

看了您這篇四年前的文章,心中頗有感觸。我的朋友告訴我,一個人的成功是-「一命運、二牽成、三才情」(台語),機運、人脈往往比我們的能力來得重要。許多富豪的成功,也多半因緣於其家族勢力。他們比普通小老百姓有著更多的機會,更多爬升的助力。

才情只擺在第三位。但也不須灰心,人生並不是錢多多才快樂。像您的專精知識頗多,從文字表露中也顯現您的內涵,其實,您擁有的更多。

我是老師,從小我也是努力用功的那型。但現實生活中,那些比自己不努力的兒時玩伴,成就卻不低於自己。就拿薪水來說,大學時認真讀書的,現在都成了老師,拿著四五萬的薪水;但玩心重的,卻從商去了,年薪二三百萬,我望塵莫及。

但我喜歡自己的生活,我認真工作,教育學子;每晚有些閒暇時間,作運動、看電影。這樣的生活,不合功利主義標準,但卻是個愜意的生活,不是嗎?


希望過了四年多的您,現在已找到了您的生活重心,真正達到了「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的境界。

Jim T. Tang 提到...

謝謝您的留言!
沒想到過去的老文章竟然被您發現,如今我回首看這篇文章也頗感淒涼,幸好現在狀況已經沒這麼悲悽了...
現在的工作算是穩定(的累),以後局勢會怎麼變化也不知道,但我很慶幸之前受過這些挫折,後來我去了澳洲體驗真正的人生,從那時我的想法也有所改變。雖然抱怨,但也認份;我看過世界之美,因此處在惡陋的環境並不會讓我絕望。
我對您的留言有說不出的感謝!後來我辭去老師的職位是因為我沒辦法降低教學的標準,我沒有辦法做到學生叫我老師但是我卻無法交給他們道德與知識!所以我離開了那個地方。
謝謝您!